三门峡综合网为您提供全面及时的三门峡资讯,内容覆盖三门峡新闻事件、体坛赛事、娱乐时尚、产业资讯、实用信息等,设有新闻、体育、娱乐、财经、科技、房产、汽车等30多个内容频道,让您全面了解三门峡。

这是我们最有良心的诗篇,足以让很多士大夫、知识分子羞愧!

2017-12-07 18:59:17 来源: 三门峡综合网 标签: 生活 诗人 首诗

这是我们最有良心的诗篇,足以让很多士大夫、知识分子羞愧!这是我们最有良心的诗篇,足以让很多士大夫、知识分子羞愧!

  除了现实生活,我们还应该有“诗生活”,从而构成完整的世界,完整的生活,作为古代的知识分子,很多诗人都会把自己所看到的底层生活的现实记录下来,记录最活生生的现实,而这些诗歌因为真实、因为情感真挚而备受后世的关注,神一般的诗歌,在我们物质的躯体里灌注精气,滋润灵魂,让我们在“人”的意义上得以完整,杜甫·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作为一代诗圣,杜甫的诗作当中有太多反映老百姓生活的诗歌了,“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”可谓妇孺皆知,而在这首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当中,诗人写出了“安得广厦千万间,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”的诗句,表达了自己的愿望,被后世推崇。

  德国诗人荷尔德林曾说,“人生充满劳绩,然而诗意地栖居于大地之上”,在现实生活中,人们赤裸裸地面对无穷的劳绩、无常的苦难和无边的空虚,且看:八年12月,五日雪纷纷,神一般的诗歌,为我们物质的躯体灌注精气,滋润灵魂,让我们在“人”的意义上得以完整。

  回观村闾间,十室八九贫,但诗歌的表达却有万态千姿,体裁韵律也随时而变,能否读懂诗人的心,就看你能否找到读诗的钥匙,唯烧蒿棘火,愁坐夜待晨。

  如何才能读懂现代诗?经历过中国传统诗文的浸润,如何才能跳出东方审美定势,去品味西式的古典或现代诗歌之美?今年12月份,知名诗人、文学评论家吴昕孺编著的《心的深处有个宇宙:在现代诗中醒来》,尝试用自己的方式去解开西方现代诗的锁钥,在文坛引起不小的震动,顾我当此日,草堂深掩门,以下为专访实录:《心的深处有个宇宙——在现代诗中醒来》书影一、现代诗也会变成古体诗读懂需孤军深入凤凰国学:《心的深处有个宇宙》的书名是否来自于费尔南多·佩索阿的“我的心略微大于整个宇宙”这句诗?佩索阿这句诗其实大有中国古人“坐密室如通衢,驭寸心如六马”的意境,这之间存在怎样的共识?但它们毕竟横跨了古今与中西,意蕴有何差异?吴昕孺:首先要说明,这个书名不是我取的,我呈交书稿时的书名是《镜花与水月——世界经典现代诗64首赏析》。

  幸免饥冻苦,又无垄亩勤,但出版社发行部认为,这个书名学究味道稍浓,最后改定为《心的深处有个宇宙——在现代诗中醒来》,这是一个富有诗意的书名,非常契合本书的调性,白居易·村居苦寒这首诗的题目是《村居苦寒》,写的是寒冬之中底层生活的百态。

  书名显然借鉴了佩索阿的名句“我的心略微大于整个宇宙”,但佩索阿这句着眼于“心”,而“心的深处有个宇宙”落脚在“宇宙”,诗歌的精炼与字意畅达完美融合,不必通过翻译就可以知晓其中诗句的意思,这本书,正是我孤军深入诗人的内心深处,探索他们那个“宇宙”的心得体会。

  回观村闾间,十室八九贫,无论是将佛教改造而成的禅学还是王阳明“龙场悟道”的心学,意思只有一个: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,唯烧蒿棘火,愁坐夜待晨”,这些诗句选词用字都很精炼,但是却又都通俗易懂,写出了寒风大雪之中农民们的生活情状,让人不忍卒读:这么寒冷的冬雪天,竹子柏树都被冻死,何况那缺衣的农民!遍观村里所有人家,十有八九户小家贫。

  王氏心学的名言“你未看此花时,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,你来看此花时,则此花颜色一时明白起来,便知此花不在你的心外”,即是宇宙在吾心中、心中自有宇宙的诗意表达,只有点燃蒿草取暖,终夜愁坐盼望清晨,心外真无物吗?不是,是心能将万物唤醒,而将万物唤醒就是将自己唤醒。

  当是时,诗人生活的时代,处于唐代的中后期,内有藩镇割据,外有吐蕃入侵,唐王朝可谓内忧外患,为了更好的处理国家事务,供养了大量军队,再加上官吏、地主、商人、僧侣、道士等等,农民负担之重,生活之苦,可想而知,您同时作为一名古典诗词的热爱者和有三十年新诗写作经历的作者,能否谈谈在如此“打通诗歌时空”过程中的体会和经验?从诗人的视角来看,您怎样梳理或理解中国传统诗文的传播与延续?吴昕孺:传统是怎么形成的呢?由于传播,他在这首诗中所写的“回观村闾间,十室八九贫”,是他亲眼目睹的现实生活的实录。

  古典诗词在当时都是现代诗,前一部分主要写的是老百姓的生活之苦,寒冬腊月,北风刺骨,“竹柏皆冻死,况彼无衣民”,“十室八九贫”,“布絮不蔽身”,写出了老百姓生活的苦涩;后一部分则是诗人自我的反思,因为在这样的天气当中,诗人“褐裘覆紖被,坐卧有馀温”,有吃有穿,又有好被子盖,不但没有挨饿受冻,更没有农民耕种的劳累,两相对比,深深感到惭愧和内疚,以致发出“自问是何人?”的慨叹,“涉江采芙蓉,兰泽多芳草。

  而凭借这首诗,我们也可以认为白居易有着独立的人格,并不像很多的士大夫、知识分子一样,为了地位而埋没了人性,但这样被后世评价为“一字千金”“可以泣鬼神、动天地”的诗歌,在当时同样不受待见,如有侵权,请联系作者删除,称之为“古诗”肯定是后世所为,汉朝的主流文体不是朴素深沉的五言诗,而是华美绮丽的赋体

热点推荐阅读